不為漢字文化而“漢字文化”

作者:義教與幼兒教研科 來源:舟山二小 戴夢媛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9年11月13日

11月的漢字文化研修活動結束后,我又重新翻閱鄭老師寫的“小學漢字文化教育”課程研究引語。我再一次研究漢字文化教育課程的核心內涵和目標。什么是漢字文化教育?漢字文化是通過溯源漢字本體的流變,學習漢字自身所具有的文化意義,以及與漢字關聯的文化內涵。漢字文化教育的目標是建立漢字音形義三者之間的聯系,養成漢字思維,積淀與漢字相關的文化。

在執教《古今漢字之“食”》,聽了兩位老師的課以后,我想針對正確的漢字文化課程教學目標和有度的教學內容談談這次活動中的所得。

一、堅定正確的教學目標

所謂不為漢字文化而“漢字文化”,就是不要因為上漢字文化課,而忘記漢字文化要求的教學目標,將漢字文化課上成積累古詩、文言的課。堅定教學目標,才能提高教學效率,才能知道自己應該上什么。

在《古今漢字之“食”》一課中,我就是為上漢字文化而“漢字文化”。《愚人食鹽》這一篇小古文的選擇,目標只在于讓學生明確“食”的多種含義。“食”的兩種意思其實非常好理解,但就是因為要滲透漢字的含義而在此處花費過多時間而顯得本末倒置。課程的目標是建立漢字音形義的聯系,但仔細推敲,我所教學的漢字“食”的含義并沒有讓學生通過“食”的古文字形進行聯系。

江燕玲老師的《日月水火》一課則圍繞目標,通過情境的創設,追溯“日”“月”這些象形字的由來,讓學生感受漢字形體,初步了解象形字的規律。

傅雨詩老師執教的《“月”的探索》,先通過“月”字的演變,猜測古人造字的方法,再從帶有“月字旁”的漢字中分離出與“月”“肉”等有關含義的漢字。緊緊圍繞“月字旁”所代表的不同含義“月”和“肉”,了解兩個字在演變過程中發生的變化。這些教學都是基于學生對漢字形上的認識再拓展出更多的漢字文化。

因此,堅定正確的教學目標很重要,不要因為紛繁內容的干擾而迷失目標。否則這門課程就失去了它所研究的意義。

二、把握有度的教學內容

在選擇內容時,老師應當選擇適合年段學生的內容進行教學。

《日月水火》和《“月”的探索》都根據學生的學情和年段特點,選擇了恰當的教學內容。如江老師選擇了大家都熟悉的“日落”與“日出”進行教學,但又在這基礎上選擇“旭日東升”和“日落西山”這樣的詞。對于學生來說,既陌生又熟悉。學生通過聯系經驗獲得新的知識,原來日出還可以叫“旭日東升”,日落還能叫“日落西山”。而傅老師引導學生觀察自己寫出的關于“月字旁”的字,了解“月字旁”的字除了和月亮有關,還和“肉”有關,并從漢字字源的角度知道了原因。這其實能讓學生形成一種探究漢字的漢字思維。

《古今漢字之“食”》一課中,《大學·禮記》的“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以及《愚人食鹽》的選擇是不恰當的。首先,三年級第八單元,學生才開始接觸文言文。《愚人食鹽》篇幅較長,不適合三年級的學生學習,且學習的目的只是為了理解“食”的意思,放在這里教學的意義不大。其實這些在準備這節課時,我都已經想到了。但總是難以取舍,但凡與漢字文化能扯上一些邊的,就強加進去,因此沒有把握好學生學的度。

這次活動后,我進行了自我反思。我在想,漢字文化課堂與國學課不同,不是單純的古詩積累,也不是單一的語言學習,漢字文化課不能將漢字的音形義割裂開來,變成古文和詩歌的堆砌。在接下來的研究中,我要更加堅定漢字文化課的目標,不為漢字文化而“漢字文化”。

【字體: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广东26选5尾数走势图